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与其到境外诈骗,不如上淘宝开店!

2019-11-01 11:13  来源:福建长安网  责任编辑:黄雨婷
字号  分享至:

因境内溪水清澈,福建省安溪县古称“清溪”,其后以铁观音的茶香名扬四海。但网络时代来临后,这片美丽茶乡却被电信诈骗的乌云所笼罩,一度成为诈骗重灾区。

安溪县掀起一轮“史上最严厉、最全面的”打击电信诈骗犯罪专项行动

近年来,当地政府对电信诈骗持续保持高压打击态势,取得积极成效。如何才能巩固电信诈骗治理成果,彻底根治这一顽疾?日前,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网上学习诈骗手法

入行5月锒铛入狱

上午11点,正是晨果(化名)一天之中最忙的时候,订单、理货、打包、发件……虽然今年春节后新招了4个人,但是每天一睁开眼,他还是忙得团团转。

“一根网线连通了外面的世界,它既可以是违法犯罪的邪路,也可以是发家致富的正道。”3年前,晨果曾因为实施电信诈骗被判刑。3年后,他因为经营电商而致富,年销量达数百万元。

采访时,他的手机提示音不停地响起。“不好意思,应该是订单来了,可以先不用管。”这个刚刚三十出头的小伙子有点腼腆地说。

对于自己“过山车”般的人生经历,晨果不愿意轻易提起。在些许犹豫之后,才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

“我初中毕业,文化程度不高,做什么都难成。”晨果说,他曾外出打工、创业,但都没赚到多少钱,尤其是在福州卖茶叶时,没赶上好光景,“把本都亏进去了”。彼时,听到身边有人做电信诈骗一夜暴富,这让内心无比焦虑的他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这玩意也不是一开始就会,但不会就学嘛。有人告诉我可以在网上学习如何操作,果然一搜就搜到了相关QQ群,群里有教授如何实施诈骗的范本,我就一边学一边做。”晨果说。

对此,晨果心里并不安稳。他不敢向老婆透露一点信息,也不敢让父母知道真相。在前往广东汕头实施诈骗的日子里,他都是宣称在广东“打工”,每隔两周还给妻子打电话报平安,与父母和两个四五岁的孩子说说话。

刚入门的晨果,惊讶于电信诈骗的产业化和组织分工化。他最先接触的是电信诈骗产业链的初端,即买卖个人信息。

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晨果和团伙成员以汕头的出租屋为诈骗窝点,在QQ群里以每条3元至4元的价格,购买摩托车车主、残疾人的资料等个人信息。这些信息随后被用来实施以发放残疾人补贴或摩托车补贴为由的诈骗。

随后,晨果负责第二线电话。在该诈骗团伙中,负责第一线的人平均一天要打几百个电话,得手后就转到晨果这里,他和另一成员负责拨打第二线电话。

“我拨通受害人电话后,以发放补贴为由,引导他们到银行ATM机旁,弄清他们银行卡内的余额,再以做数据连接为由,让他们按提示操作转账,转走他们卡内的钱。”晨果说,骗到钱后,他再通知事先联系好的专人去取钱,然后汇至他指定的账号。

除了明确的组织分工,这一团伙还有清晰的利益分红机制:负责一线电话的人按诈骗金额的10%提成,负责二线电话的分得25%,帮助取钱的获分得10%,还有一部分用于购买作案工具和日常开支。

晨果说,自己确实通过诈骗赚了些钱,但这段经历在5个多月后就戛然而止。2015年5月,他们租住的房子被断水、断电,警察破门而入,所有团伙成员全部被抓。次年4月,晨果因犯诈骗罪,被湖南省沅江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五年执行。

司法帮扶回归社会

网上开店年销百万

尽管诈骗之路在短短5个月的时间里走到了尽头,但对于当初被警方抓获,晨果倒认为那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那几个月,其实我过得并不好,每天都提心吊胆的,很多时候害怕得睡不着觉,总想着自己真被抓了以后,父母和老婆孩子该怎么办。”晨果说,直到进了看守所,反而安心了,“我决定出去后再也不做这一行”。

安溪县尚卿乡司法所当地政府因人施“矫”,为社区服刑人员捧上一道电商发展“套餐”

被判缓刑后,晨果从看守所释放回家。依靠什么谋生,又让他烦恼不已。一筹莫展之际,安溪县尚卿乡司法所所长陈燕中来到了他的家中。

陈燕中此行的目的是询问他的就业意向,“我们司法所不仅要管理这些矫正人员,以防他们重新犯罪,更注重的是帮扶他们早日重新回归社会,融入社会”。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晨果要在本地接受社区矫正,定期报到、参加学习和义务劳动,满5年才能解除社区矫正。

安溪县有驰名全国的藤铁工艺,尚卿乡更被称为中国藤铁之乡。于是,晨果有心“就地取材”,想做藤铁生意。对于这个想法,陈燕中觉得可行,但如何将这个生意做好,两人同时想到了电商。

于是,陈燕中回去后马上为晨果定制了一套社区矫正方案。几天后,晨果完成了淘宝电商注册,陈燕中又将他带到了一个电商培训班。

这个电商培训班正是安溪县司法局组织的,为全县社区矫正人员提供免费培训,设在离县城10公里左右的弘桥智谷电商产业园,授课的都是产业园里网商学院讲师。从2015年开设以来,迄今已举办了20多期。

电诈人员在这里学会电商技能,重返社会

晨果很珍惜这个机会,他边开店边学习,把电商培训的三个班学了一遍,从基础班到中级班再到高级班,培训内容包括如何注册、认证以及如何设置商品描述关键词等。

不过开店当年,晨果还是亏了几万元,经常是好几天没一笔订单。2017年他逐步上道,赚了十多万元。等到2018年,他打造出了第一个爆款茶几,,生意瞬间火了起来。“一个月光销售这个茶几就能赚个十来万元,加上其他产品,每个月至少能有20多万元的销售额,一年下来也能销售几百万。”晨果高兴地说。

现在说起直通车、流量、点击率、转化率这些电商术语,晨果已头头是道,他的朋友圈也由以前搞诈骗的团伙,变成了电商老板圈。不论店里再忙,每当淘宝大学更新网课时,他还是会认认真真地学一遍。

对于晨果而言,曾经的电信诈骗经历依然是他心头的一根刺,总让他在某些特殊时刻悔不当初。晨果坦言,尤其是看到有关电信网络诈骗新闻时,自己心里总是五味杂陈,非常敏感,一方面觉得很丢人,另一方面也庆幸自己被抓,得以痛改前非,“想起那些被我骗过的人,真的很想对他们说一声‘对不起’”。

与其到境外诈骗

不如上淘宝开店

如今,当地政府在乡村通往县城的主干道、村委会门口以及人流密集的广场等地,悬挂有“与其到境外诈骗,不如上淘宝开店”等标语,向那些仍然在境外实施诈骗的人喊话,劝其回乡自首。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像晨果这样由诈骗人员变成合法电商的有将近300人。

在安溪,村庄墙上、乡镇通往县城的主干道上都挂有反诈骗的标语

为摆脱诈骗重灾区的恶名,安溪已连续多年高压打击电信网络诈骗。帮扶电信网络诈骗缓刑人员做电商,便是当地政府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综合施策的重要一环。

对那些做电信网络诈骗被判缓刑的人,走出看守所后与社会有一定脱节,如果不及时帮扶和引导,他们较难融入社会,还有可能再做电信网络诈骗。

为此,安溪县司法局因地制宜,为那些有从事电商意愿的人员提供免费的电商培训,并提供创业平台,对家庭困难的还提供一笔帮扶基金。

来自安溪县电商协会的数据显示,安溪有21个淘宝村,有5个淘宝镇,从业人员有10多万人。以尚卿乡为例,围绕铁艺家具,已形成从铁艺加工到喷漆,再到后期产品包装、存储和物流的产业链。

据安溪县司法局统计,包括电信网络诈骗缓刑人员、因聚众斗殴被判缓刑的人员等在内的1000多名社区矫正人员参加过电商培训后,大多走上电商,卖起了茶叶或铁艺家具。

安溪县司法局组织社区服刑人员参加电子商务培训

“特别是一些原来从事电信诈骗犯罪的矫正人员,经过培训做电商,重塑了生产生活信心,自觉远离电信诈骗等违法犯罪,实现了由电诈变电商、团伙变团队的转变。”安溪县司法局副局长王爱平说,更为可喜的是,有的还成为整治电信诈骗的宣传员,到中小学、到社区矫正人员的电商培训班上讲述心路历程,从一名“违法者”变成“普法者”。

“‘安溪骗子’这样的称号我们要不要?”2016年9月9日,安溪举行诚信建设千人大会,时任安溪县代县长的刘林霜作出上述发问。在场的1000多名安溪各乡镇、村、社区干部作出振聋发聩的回答:“不要!”

两年后,安溪再次召开千人大会,地点是在县影剧院,这一次将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纳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会上,安溪发布了后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五个一律”:诈骗赃款建房一律拆除,赃款一律追缴;涉嫌诈骗人员在城区购买了学区房,资金来源难以说明的,一律取消城区公立学校就学学位优惠;一律停止城乡居民医保城乡补贴;一律列入失信人员名单,限制乘坐动车、飞机及入住高消费宾馆等行为;一律停止诈骗人员所在村居由县级安排的所有政策性补贴及向上项目补助申请。

从事电信网络诈骗

虽远必诛

经过多年的高压打击,当时很多诈骗分子选择跑到境外作案。为此,安溪警方还在云南边境设立长期工作组,在边境及其他国家持续开展打击电信诈骗行动。

今年3月,安溪和缅甸警方成功端掉了2个位于缅甸佤邦省的诈骗窝点。3月28日,安溪警方专案组押解着31名犯罪嫌疑人顺利从云南省抵达安溪,成功打响今年赴国境外打击电信诈骗犯罪工作的第一枪。

安溪警方赴缅甸打击电信诈骗,抓获31名犯罪嫌疑人

今年3月份,安溪警方掌握了一条重要线索,获知2个诈骗团伙藏匿在缅甸佤邦省的一处6层民房内,从事电信网络诈骗活动。专案组在公安部的指挥下,在云南、缅甸等多地警方的配合下,于22日开展联合收网行动,当场控制来自全国各地的涉案人员31名,初步核破案件28起。现场52部涉案手机,23台笔记本电脑,110张银行卡以及作案剧本、账本、公民个人信息等工具一并被警方缴获。

经初步审理查明,两个诈骗窝点都是以免资信、免抵押为由进行贷款诈骗,目标都是瞄准一些急需资金又贷不到款的人群。当锁定作案目标后,以签订合同、制造银行流水等为由收取受害人保证金、手续费等,一步步让受害人掉入他们事先准备好的陷阱。只要受害人一发觉上当受骗了,立即将其拉入黑名单。截止落网,两个诈骗窝点共获利100余万。

警方查获作案工具

“我再也不去了,一个月给我10万我也不去!”在审讯室里,犯罪嫌疑人陈某痛哭流涕。据其交代,自己原本经营着一家玻璃店,因生意不好而年年亏损。有朋友跟他说到缅甸打工,月工资上万。陈某很是心动,就坐飞机到了云南,后有人员将他送到边境,收起了护照和身份证,美其名曰“帮他们办理签证”。但事实上,什么签证都是骗人的,他们直接偷渡到了缅甸境内。

更意想不到的是,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高工资,反而失去了人身自由。被抓后,陈某非常后悔,直说“这次的经历真的是人间地狱”,以后宁愿在老家赚一两千块钱,也不愿意再到那里去了。

至此,“3.22”专案顺利告破,这都要归功于公安部、云南警方、缅甸警方的警务协作机制。从发现线索到落地打击,公安部刑侦局坐镇指挥,安溪警方在云南警方、缅甸警方的协助下,发挥出尖刀利刃作用,对发现的境外诈骗窝点实施精准的“切除”。

自2018年“百日会战”开始,安溪警方在云南边境就设立了长期工作组,在边境及其他国家持续开展打击电信诈骗的行动。接下来,安溪警方将按照公安部的部署要求,与云南警方建立常态化的合作,加大人力、物力投入,锻造边境反诈利剑。

在此.警方也奉劝那些心怀侥幸之人,早日悬崖勒马,如果涉及犯罪的早日向警方投案自首,否则,最终换来的终究是法律的严惩。

相关报道

涉嫌集资诈骗超60亿元!一红通人员被引渡回国...

这是中法引渡条例生效以来,我国从法国成功引渡的第4名经济犯罪逃犯。

网店销售亵渎英烈贴画,法院判了!

昨天你用生命捍卫我们,今天我们用法律保护你!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成都警察简直太太太太太可爱了!

“jio还痛不痛?”“你在乱穿啥子?”……